再读江淹。灯赋。

0

朱灯空明,但为伤故。

▲ 题图 宋 马远 华灯待宴图


东八区:12月13日 22:00


推送文本据上海古籍点校版江文通集校对,阅读时请以此为准





淮南王信自华淫,命䌽女兮,饵丹砂而学凤音。紫霞没,白日沈。挂明灯,散玄阴。顾谓小山儒士,斯可赋乎?於是泛瑟而言曰:

若大王之灯者,铜华金檠,错质镂形,碧为云气,玉为仙灵。双椀百枝,艳帐充庭。炤锦地之文席,映绣柱之鸿筝。恣灵修之浩荡,释心疑而未平。兹侯服之夸诩,而处士所莫营也。

若庶人之灯者,非银非珠,无藻无缛。心不贵美,器穷於朴。是以露冷帷幔,风结罗纨。萤光别桂,蛾命辞兰。秋夜如岁,秋情如丝。怨此愁抱,伤此秋期。必丹灯坐叹,停说忘辞。

至夫霜封园橘,冰裂池荪。云雪无际,河海方昏。冬膏既凝,冬箭未度。涓连冬心,寂历冬暮。亦复朱灯空明,但为伤故。乃知灯之为宝,信可赋也。

王遂赞善,澄意敛神。屈原才华,宋玉英人,恨不得与之同时,结佩共绅。今子凝章挺秀,近出嘉宾。吐蘅吐蕙,含琼含珉。璀骖雕辇,以爱国之有臣焉。